本站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办
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顾问、特聘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区政协副主席董恒宇全国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根治华北雾霾的绿色路径


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董恒宇接受记者采访

2016年的两会,以“霾”锁京城开启,环境治理更成为“两会”关注的热点话题。全国政协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王国庆也表示,中国在治理雾霾方面已经做了很多,但是需要做的更多。

政府工作报告在谈及我国“十三五”主要目标任务和重大举措时提出,要推动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加快改善生态环境。要持之以恒,建设天蓝、地绿、水清的美丽中国。在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民盟内蒙古区委主委董恒宇看来,全面改善区域环境质量,实现能源清洁替代和绿色低碳的战略转型,需要系统性地从多个侧面多管齐下。

寻找雾霾等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化石燃料的过度消费当仁不让。

董恒宇委员在驻地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燃煤、机动车排放和工业污染等众多因素中,能源结构的不合理,特别是煤炭等化石燃料的过度消费,是雾霾形成的重要原因。煤烟中的超细颗粒是PM2.5的主要来源,燃煤排放的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与空气中其它污染物进行大气化学反应,又是PM2.5骤升的主要原因。作为全国煤电输出大区,内蒙古清洁能源替代任务艰巨。

曾有一度,有一种观点认为北京的雾霾和沙尘天气是因为内蒙古风电偷走了风。董恒宇委员笑着解释说,这种观点并不正确。自然风速减弱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全球气候变化对大气环流产生影响,导致冷空气活动减少,自然风速减弱,有利于雾霾天气的生成。有研究证实,大型风电场下风向风速减弱的影响经过约30到60公里的距离以后就可以恢复。此外,高大的城市群发展会产生绕流阻力,也使得风速有所减弱。

发展可再生清洁能源是解决大气污染的利器。

董恒宇委员告诉记者,分析可知,风电作为清洁能源,可以减少污染物排放,对治霾有功无罪。可再生能源开发的环境代价小,可大幅削减能源消费排放,已成为我国实施绿色低碳战略的重要举措。

西部地区发展可再生能源潜力大。如内蒙古2015年1-11月可再生能源(风电、水电、太阳能)发电量456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量的12.7%;发电装机容量2912千瓦,占全部装机的29.1%。内蒙古《清洁能源输出基地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风电并网装机达到580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装机达到600万千瓦”,前景十分广阔。

我国西部 “光强风多地广”,充分利用丰富的风、光、热资源,优先在荒漠和沙漠地区发展太阳能、风能产业,培育再生清洁能源产业,推动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变潜力巨大,可开辟新的经济增长领域。

董恒宇委员表示,绿色发展将是根治雾霾等环境危机的根本之道。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是我国的基本国策。推进产业升级与结构调整,促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着力培育低消耗、少排放、能循环的绿色经济体系,既是大势所趋也是必然选择。

内蒙古要成为重要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和可再生清洁能源主力基地。

而对于内蒙古在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中的战略地位,董恒宇委员表示,清洁能源基地和生态安全屏障功能在内蒙古战略定位中具有引领作用,决定了内蒙古肩负着优化区域能源布局、减少碳排放、减轻污染物跨界传输和建设京津冀上游清洁带等多重责任,凸显在区域大气污染协防和应对气候变化中的重要地位,实施绿色低碳战略势在必行。

对于发挥内蒙古的地理和自然禀赋,推进绿色发展,董恒宇委员也提出建议:

一是要构建能源互联网,提高清洁能源外送能力。“一带一路,电力先行”。基于西部能源禀赋优势和国家政策倾斜,加快推进特高压建设步伐,构建以“特高压电网+智能电网+清洁能源”为特征的能源互联网,提高电网接纳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能力。如内蒙古不仅要建成我国重要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还要建成可再生清洁能源主力基地。

二是优化能源布局,推动西部可再生能源经济发展。在广袤的西部荒漠、戈壁区建设可再生清洁能源主力基地,推动沙生生物产业发展,将西部绿色产业发展纳入国家相关规划,上升为国家长期发展战略。

重点在200毫米降雨量以下地区发展太阳能和风能,而中东部相对湿润区应减少此类项目,保护自然植被。“十三五”规划应将内蒙古阿拉善纳入蒙西大型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基地,支持建设对接蒙西和宁东特高压电力在建通道。推进抽水蓄能电站建设,发展大用户直购电交易,发展风电就地供热,鼓励发展城市电力型的取暖方式,着力解决电力就地消纳问题。

三是建立草原国家公园制度,出台生态保护补偿办法。森林、草原、湿地等自然生态系统服务人类生存的功能不可替代,也是建设生态屏障的基本保障。建议在内蒙古先行先试,建立草原国家公园制度,并构建国家公园管理者与当地农牧民利益共享模式。他建议出台在生态保护补偿办法中将天然草原及自然保护区纳入国家和地方生态补偿范畴。在呼伦贝尔及大兴安岭建立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探索建立草原、森林、水资源等为重点的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充分发挥森林草原碳汇功能。

四是实施绿色低碳发展战略,制定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目标。他建议,资源能源富集地区应加快制定与国家承诺相对应的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目标。力争到2030年碳排放达到峰值,碳排放强度、森林蓄积量应与国家目标相匹配。

五是加强科技支撑和政策扶持,壮大节能环保新兴产业。节能环保产业是新常态下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他建议落实“十三五”《循环经济发展行动计划》,推进园区循环化改造,加大城市矿产和餐厨废物的资源化利用工作。通过开展商业模式创新,激活节能环保市场。开展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完善节能环保综合服务体系。积极探索多种形式的筹资融资渠道,发展PPP融资模式,解决资金不足问题。

  此外,加快建立大气污染防治等环保科技专项基金工作步伐,实施节能减排降碳工程,支持研发“三废”治理与资源化关键性技术,重点培育自主创新的节能环保龙头企业,有力推进GDP的绿色化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