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办
湖南湘潭为治污关停28家化工企业 不乏行业先锋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国内首屈一指的立发釉彩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搬离竹埠港工业区。本报记者洪克非摄

  失业,对于屠夫张连刚来说,似乎已不可避免。

  10月21日,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去年9月,当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经开区主任吴顺立和环保局长方炼勇开始租他家的房屋办公时,他心中就有了不祥的感觉。

  “看着看着,生意就做不下去了。”他说道。

  一个曾是湖南省乃至全国最具活力的化工企业聚集地迅速消失,在这1.74平方公里土地上的28家企业7000多名工人四散而去。作为国家战略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工程之一的湘潭市竹埠港工业区,在2014年的国庆节后,只留下了一个时代结束的记忆。

  被剪掉的47亿GDP

  张连刚是岳塘区滴水村村民,自1995年开始,他在菜市场杀猪贩肉,生意红火。“前一天下午把猪买来,第二天上午杀了卖,两个小时可以完工。”300元一天的收入让张的幸福指数飙升。

  与张连刚同行的还有13名屠宰户,靠着岳塘区竹埠港的28家企业、上万职工家属,他们稳定地过着小康生活。

  然而,2013年9月开始,好日子急转直下。

  也就是这时,岳塘区委书记孙银生等9名区负责人带队进驻竹埠港工业区关停工作指挥部,试图推动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7项治理工程之一的湘潭市竹埠港工业区“退二进三”(即退出第二产业,发展第三产业)事宜。

  作为上世纪50年代开始建立的老工业基地,仅有1.74平方公里面积的竹埠港工业区在上世纪80年代被国家确定为优先发展的14个精细化工基地之一,2000年由科技部批准为国家新材料成果转化及产业化基地湖南的4个示范区之一。区域内的湘潭电化、湖南立发釉彩、湘潭颜料化学公司等在国际上都是行业先锋。

  2013年,竹埠港工业区GDP达47亿元,占岳塘区总量的1/4强,利税1.2亿元。对于年可用财力仅有6个多亿的岳塘区来说,无疑利害攸关。

  然而,满身荣光的背后,这片工业老区也付出了巨大的环境代价:每年264万吨的废水排放量,3万吨的工业废渣,2000吨的二氧化硫……一串串触目惊心的数字,让居住在周边和湘江中下游沿岸的居民饱受污染之痛。

  2011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复的《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中,湘潭竹埠港与株洲清水塘、衡阳水口山、长沙七宝山、郴州三十六湾、娄底锡矿山、岳阳桃林铅锌矿一起,被列为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七大重点区域。

  2011年8月,湘潭市政府向湖南省政府递交了工作责任状,限期关停竹埠港化工企业。

  2013年9月22日,湖南省省长杜家毫把湘江保护和治理作为省政府“一号重点工程”,实行“一票否决”和“重大环保项目一支笔审批”。

  2013年4月9日,湘潭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明确成立以市长胡伟林为组长的竹埠港地区“退二进三”工作领导小组。

  竹埠港工业区的存在已经开始倒计时。

  28家企业联盟告政府

  区领导小组进驻办公点设在湘潭电化家属区里的一个居委会。岳塘区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记得,附近厂区的刺鼻气味折磨着在场干部们的泪腺,区委书记孙银生指着办公桌放言:如果搞不成,就不回去(区委)了。

  这让竹埠港的企业负责人感觉到了火药味儿。

  湘潭市万事达染织整理厂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罗芬玲称,2011年听说要整治竹埠港时,基本没有放在心上,“可能只是说说,没有看到发公告”;另外,工业区大部分企业能达标排放,环保难成约束企业进退的关键。

  当地官员称,对于竹埠港工业区是完全撤出搞“退二进三”还是“优二进三”,上一届湘潭市委和政府的主要领导曾有分歧,主张对企业进行升级改造的声音,一度十分响亮。

  但到了2013年,政府“退二进三”的认识得到统一,竹埠港企业负责人感到了恐慌,决定拿起法律武器抗争。28家企业组成联盟,每家出资3万元,聘请律师,准备和政府打官司。

  这一做法据说是借鉴了湘江上游株洲市企业的经验。由于同样原因面临关停的多家企业起诉政府,屡次胜诉。

  企业联盟和政府对簿公堂,双方见招拆招,一时硝烟正浓。

  一家台资企业四处上告,一度控诉到中央台办和台湾的海基会。以至于湖南省长访台时,还专门到海基会作出解释。

  竹埠港工业区内的知名企业立发釉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梦林则在当地的期刊上撰文,称《“退二进三”不妨“进三退二”》。

  这位国内无机非金属工程材料行业领跑企业的当家人,在湖南化工系统从业35年。他认为,企业有其特殊性,生产不能间断、搬迁建厂需要筹备时间和资金。单纯的“退二进三”面临着“钱从哪里来,企业往哪里去,失地农民和失业职工怎么安置,维护社会稳定压力增大等问题,光靠工业企业的自身力量肯定无法解决”。

  而实施“进三退二”战略,政府先行对竹埠港区域进行规划,并出台支持基础设施建设、给予用地政策倾斜、给予财政政策支持、金融项目支持等相关的扶持政策,使招商引资顺利实施,将资金投入竹埠港区域及新建厂区基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如此可以使企业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还能提高其积极性,主动参与到“进退”之中。

  他在文中也发出警告:企业的调查显示,职工中45%的人认为企业搬迁,将失去饭碗,很难找到适合的工作,这将给社会特别是当地带来不稳定因素。而已有的例子表明,如果第二产业退出后,第三产业迟迟不能进入,那么就有可能使国有资源严重浪费,重蹈国内某地搬迁的覆辙。

  可对于梁的设想,湘潭当地无论从时间和思路上,已无妥协的可能。

  断腕的,更多的是企业和百姓

  在撬开企业联盟“铁板一块”的阵线中,不断下滑的经济形势成了政府方面的“有力助手”。

  中南地区最大筒子染纱企业、湘潭市万事达染织整理厂有限公司备感煎熬:市场需求不畅,资金链十分紧张;而如果搬迁,要想找到用水和物流如此方便的地方,一时间也没有可能。

  岳塘区委政府及时伸出了“有偿”的援助之手:对于资金紧张的企业,政府可以先预付部分款项,但必须签订搬迁承诺书。

  此外,政府设立奖金,按照签订协议的时间,对于自愿关停的企业给予奖励。第一批撤出的企业,按照前面3年上缴税收的若干比例给予奖励。同时,区委、政府对每一个企业设立了一个工作组,帮其重新选址。

  政府的“温情牌”一一打出,加上早已得悉关停消息的银行关上了信贷的大门,28家企业的联盟逐渐瓦解。

  曾“特别反对”搬迁的竹埠港内最大的企业湘潭电化决定动身走人。

  这个1958年建厂、曾产出中国第一吨电解二氧化锰的全球知名企业现有职工3000多人,年销售额8个多亿。

  由于企业的大客户对于生产线有着严格的认证要求,重新建一个生产线要投资16亿元,他们无法接受搬迁的代价。

  湘潭电化集团总经理助理丁建奇说,萎靡的经济形势最终让他们认识到,搬迁也许是一个重生的机遇:更新生产线后可以减少700多名职工,以前需要拖运填埋的废渣,在新址可以工艺化处理,省掉费用。

  企业动迁让湘潭电化的老职工王再江退休颐养天年的计划彻底破灭。1992年从部队转业到该厂的王再江多年来一直是企业骨干,28岁的儿子也在厂里机修分厂做电焊工。“他的技术一般,儿媳妇又没有上班。要是留不下,一家人怎么过?”

  王再江说,已经有300多派遣工被遣散了,集团要到年底才最终决定留用人员名单。为了儿子一家人的生活,他只能继续干下去。

  湖南立发釉彩科技有限公司的颜争光看到企业一分为三的撤离,心里满是伤感。这位初三学生的父亲、熟练焊工表示,虽然难舍,可儿子即将上高中,他不会离家太远去新厂上班。

  “很多老职工,边擦着机器,边流泪。”颜争光的同事、立发釉彩工程部部长蔡升平说。蔡升平在这个企业工作了十多年,负责工厂设备方面事务。在企业搬迁拆机器的时候,这位中年男子,多次含泪不语。

  他们回忆,当时竹埠港还是黄草遍地的小山坡,因为响应政府建设的号召,企业从湘潭易俗河搬到了竹埠港。这次,又是响应政府生态治理的号召而离开。“(企业)可能用5年时间来恢复元气。”

  10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竹埠港工业区,以往火热的生产区一片死寂,空荡荡的厂房内外鲜有人迹,一些曾赫赫有名的企业只剩下堆积如山的残砖烂瓦,与昔日的喧嚣繁华,已是两重天。

  岳塘区环保局长方炼勇告诉记者,国庆节前夕,竹埠港28家化工企业全部停产关闭,19家已经转走,6家不再生产经营。其间,没有发生一起群体事件和企业上访,竹埠港悄无声息地实现了平安搬迁,成为湖南湘江重金属治理中唯一取得全面进展的地区。

  艰难的新生

  一个面积1.74平方公里的“锈带”如何填补?数十年污染的土壤治理、村乡依赖这一产业园的上万居民的就业,成为新的问题留给了当地。

  当地一份上报材料显示,竹埠港区域内历史遗留的涉重金属固体废弃物约260万吨,废渣的堆放占用大量土地,浸出的含重金属废水对周边环境尤其是水安全带来了严重威胁,成为湘江流域中下游地区居民饮用水安全的重大隐患。

  仅治理一项就需要5年的时间、花费可能高达90亿元,远不是财力只够吃饭的岳塘区所能承受的。

  岳塘区委书记孙银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省、市两级党委政府支持下,区里每年从国家重金属污染治理、国家老工业基地搬迁、财政部的绿色节能项目等方面,能获得8亿至10亿元左右的支持;通过市融资平台发行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专项债券(一期)到位资金18亿元,用于竹埠港地区(含电化)达8亿元;勉强能应对企业关停征收的开销。

  他们把发展的希望寄托在去年成立的湘潭市经济开发区上,希望打造一只“下蛋的鸡”。

  孙银生说,由于竹埠港工业区面积仅1.74平方公里,有限的土地和资源无法支撑“退二进三”的巨大资金需求,湘潭市将竹埠港地区纳入新组建的33.36平方公里的岳塘经济开发区,实行片区整体开发。他们委托了美国一家公司对整个经开区进行规划,试图建成一个中南地区最大的商贸物流中心,解决当地的就业和发展问题。

  10月20日、21日,记者在湘潭市经开区看到,第三产业的入驻步伐明显加快。湖南五江集团用地1万多亩,建设一个国际新城,将设有数万门店。目前一期工程已经启动。上市公司步步高集团的仓储物流已经投入运营,湖南金阳农产品商贸物流城、正方体医药物流等均开始建设。

  经开区主任吴顺立称,中南地区最大的物流中心、长沙高桥大市场将有6成商户迁来,而长沙的红星水果市场、中部国际工程机械物流园也将进驻。“如果这些大项目落成,每天会带来几十万人次的商业机会,有望填补工业区企业迁移带来的经济和就业空白。”

  据悉,今年1月,岳塘经济开发区与湖南永清环保集团公司已签订投资合作协议,通过“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国省补助”的公司合作(PPP)模式,合资组建“湘潭竹埠港生态治理投资有限公司”,首期注册资金1亿元,分片治理重金属污染区域。作为投资方的永清环保负责分期分片修复竹埠港工业区的土壤,今后建成滨江公园,修复的土地,出让后公司可以分成。

  即将失业的屠宰户张连刚也看到了重新就业的希望。岳塘区环保局长方炼勇答应,推荐张连刚到已入驻经开区的伟鸿公司(冷链物流)工作,不浪费他多年的专业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