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办
解振华解答《中国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4-2020年)》
来源:低碳网


  近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4-2020年)》,中国将确保实现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达到15%左右、森林面积和蓄积量分别比2005年增加4000万公顷和13亿立方米的目标。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此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出席介绍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4-2020年)》的有关情况。

  张高丽将出席联合国气候领导人峰会

  解振华介绍说,当前,气候变化的国际谈判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关键的阶段,国际社会正致力于在2015年就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的强化行动达成协议,9月23日联合国气候变化领导人峰会将在纽约召开,届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将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身份率团参会。

  这次峰会召开之前,我国发布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规划,正是我国积极推动国内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积极承担与发展阶段、应负责任和实际能力相符的具体体现,也是我国主动参与全球气候治理进程,尽力推动峰会取得成功,展现积极负责任大国形象的一个实际行动。所以,这次张高丽副总理将在峰会上宣传我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行动和成效。原则宣誓我国2020年之后应对气候变化的强化政策,我国愿意同世界一道推动气候变化谈判如期达成协议,为保护全球气候作出新的重要的贡献。

  中国有信心确保应对气候变化目标的实现

  解振华说,在9月23日联合国气候变化领导人峰会召开之前,我国公布2020年之前应对气候变化的规划,但实际上我国在2009年已经公布了中国到2020年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行动和要实现的目标。到目前为止,整个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虽然有相当多的困难,但是还是达到了预期的进度安排和实现的预期目标。现在距离2020年还有6年的时间,所以我国进一步把已经公布的这些目标纳入到中长期发展规划当中,这说明中国政府有决心、有信心确保2020年之前应对气候变化目标的实现。

  另外,应对气候变化的所有政策、措施和我国采取的这些行动,有利于我国发展方式的转变,结构的调整,有利于促进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这是我国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正像习近平主席所讲的,应对气候变化、实施可持续发展,这不是别人让我们做,是我们自己要做,而且要做好。

  解振华强调,在这个时期来公布这个方案,也是向国际社会彰显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国说到肯定就要做到,而且气候变化是对全人类的生存与发展的挑战,已经带来了严重的威胁。所以,我国确保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得以实现,也是对于世界保护气候环境应该作出的贡献。到目前为止,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用总理的话说,是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作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要确保这个目标的实现。

  7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准备建全国碳市场

  解振华表示,中国根据自己的国情,在7个省市开展了碳排放权交易的试点工作,这7个试点地区既有东部,也有中部,也有西部,我国目的是想在不同发展地区能够探索一下中国进行碳交易的这方面的制度、机制,建立全国碳市场作准备。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试点工作进展很顺利。首先这些试点的地区建立了自己的交易制度,建立了核算的体系,而且也确定了本地区碳排放的总量,建立了一些分配的机制,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开始运转,从运转一年多的时间看,总体上还是很顺利,成交量1100多万吨二氧化碳,成交额已经5亿多元。另外,总体上的价格,从20元到70元,应该说总体上碳价比较平稳,是稳中有升。

  实际上,我国在整个试点当中,主要是来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碳交易的制度,建立这种机制。现在我国正在总结这些地方的试点经验和做法,准备建立全国的碳市场。在这方面,应该说探索和努力还是比较顺利和成功的。

  中国争取今早宣布碳排放峰值

  在谈及关于二氧化碳排放峰值问题时,解振华介绍说,中国一直在组织专家根据中国的国情进行论证,应该说,一般的规律,随着经济的增长,二氧化碳的排放总量会随之增加。但是,只要采取了积极地政策措施,走"绿色低碳"发展的路径,实际上发展方式要做比较大的调整,能源结构要做比较大的调整,还是可能会出现经济增长跟碳排放脱钩的情况。我们希望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与经济的增长脱钩的状况,到底什么时候会出现?中国现在也正在研究论证,这次李克强总理在达沃斯会议上也讲到了这个问题,,张高丽副总理在气候变化联合国峰会上也会相应的原则上宣布中国在峰值上的一些考虑。

  解振华强调,峰值问题中国政府现在肯定会认真的研究,中国争取尽早宣布。

  开发煤层气的同时考虑对环境的影响

  解振华指出,煤层气的开发可能会带来相应的一些环境问题。所以,中国在开发煤层气的同时,会考虑到对环境的影响、对生态的破坏,要积极地开展这方面的国际合作。光使用煤,既造成污染,又更多地排放二氧化碳,能源结构必须要调整,所以我国在积极地发展非化石能源。其中,煤层气、天然气和煤炭相比,它对二氧化碳排放会降低一些,但是在整个开采、开发过程中,会带来相应的环境问题。所以,我国在努力地通过技术创新解决这些问题。这个路可能得走,但是必须需要技术创新、技术合作来解决这些可能出现的问题。

  解振华进一步说明,一个国家要经济发展,必须保证能源的供给,这涉及到能源安全问题。我国认为能源安全不应当是保证能源的供给,而且要提供绿色、低碳的能源。在这一点上,我国正在积极作这方面的工作。但是在开发这些可再生能源的过程中,煤炭可能增长量还会有一个合理的增长。但是,我国要尽可能的减少它的总量,这是我国的一个基本政策,可能带来的环境问题,现在可能在开发的过程中要逐步加以解决。这些问题都是发展当中的问题,既要承认有问题,但是我国还是有能力在发展中克服这些问题。

  应对气候变化需大量投资创新

  解振华强调,要实现我国已经确定的碳强度,在2005年的基础上到2020年降低40%-4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要达到15%,森林蓄积量增加13亿立方米,这个目标确实有相当大的困难。总理过去讲过,必须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才能实现。我国现在经过努力,到目前为止,截止到2013年,碳强度已经下降了28.56%,相当于减少了25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2013年已经达到了9.8%,森林蓄积量已经提前完成13亿立方米的任务,达到了20亿米。应该说,现在经过努力,进展还是达到了预期的目标。发展方式,总体上比较粗放,经济结构、产业结构、能源结构还不尽合理,要解决这些问题,还真的要从发展方式、生活方式、结构的调整上下功夫。

  但是,中国的努力就对全球来说,成效还是相当明显的。现在的单位GDP能耗是世界先进国家水平的2倍,但是我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应该成效非常明显。世界银行公布了一个数据,中国从1990年-2010年,中国通过节能提高能效,产生累计节能量占了全球58%,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只有9.8%,但是绝对量还是很可观的,从2005年到2013年,水电装机容量翻了一番,2倍。风电是提高了60倍,光伏发电装机提高了280倍,整个中国的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容量占了全球的24%,2013年增量当中占了37%。

  另外,人工造林的面积在世界也是最多的,现在我国的森林养护做了大量的工作,森林蓄积量增加的还是比较快的。虽然我国取得了这么多进展和显著的成效,也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但是困难还是相当多的。要想很快能够把经济结构、产业结构调整过来,或是需要大量的投资、技术必须要创新,还要做很多努力。

  "十二五"碳强度下降目标可以实现

  在谈及今年上半年中国政府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目标时,解振华介绍说,今年经济增速是7.4%,但是原来按照计划要求,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应该是4%,但是今年上半年已经达到了5%。单位GDP能耗,原来计划3.9%,现在已经达到4.2%,这是今年上半年的情况。最近我国又在进行了分析,1-9月份,达到GDP的能耗还会保持在4.2%的水平,碳强度还会保持在5%左右的水平。所以,预计到今年可能略有下降,但是今年的预期目标肯定能够实现。如果按照这么一个力度来实施节能减排的政策措施,"十二五"的目标是能够实现的。但是,还是要克服很多的困难。

  解振华还介绍了今年中国政府为了降低碳排放强度采取的若干政策措施:一是节能、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主要是工业节能,在工业上搞了"万家企业节能低碳的行动",也开展了一些重点工程。在建筑领域开展了绿色建筑行动,新的建筑要完全按照新的节能标准来执行,老的建筑要进行积极地改造,现在应该说也是进展比较顺利。在交通领域,主要是搞了车、船、路、港低碳行动,效果还是比较明显,在公共建筑领域搞了公共机构的节能,政府和政府机关要带头,在节能、提高能效方面,中国核电的在建规模在世界上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情况非常好。

  解振华说,"十二五"目标是可以实现的,这一点请大家放心,困难有,但是我国还是要积极地克服这些困难。因为,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不光是一种挑战,也为我国转方式、调结构、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也带来一个机遇。从这个意义上说,经过节能减排和应对气候变化会派生出一个新的战略性的新兴产业,中国的节能环保产业现在发展的也是比较快。预计到2015年"十二五"结束的时候,每年的产值能够达到4.5万亿,吸纳的就业人口可能有3200-3300多万人,应对气候变化和经济发展并不矛盾,如果处理好了,可以双赢。

  积极推动全球气候谈判进程

  解振华强调,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因为中国现在人均GDP不到7000美金,还有1.28亿人日均收入不到1.5美金,在这方面是发展中国家,这是没有什么任何质疑。但是,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整个全球的行动当中,应该说是在多边的进程当中是发挥了积极建设性的作用,在推动整个谈判的进程,这是大家都能了解的。

  解振华介绍说,在国内采取的政策措施方面,一个是节能、提高能效,一个是发展可再生能源,一个是增加森林碳汇,各国基本上都是这些措施。所以,在这些所有的政策行动当中,中国的行动和成效都是可圈可点的。到目前为止,根据各个国家的一些科研机构的核算,发展中国家减排的承诺占了全球总承诺量的70%,而发达国家只占了30%。这是我国不希望看到的这种情况。按照公约和议定书的要求,本来发达国家要率先大幅度减排,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支持,但是这种情况我国并没有真正看到。相反,发展中国家还是采取了很多积极的措施,从2020年所承诺的减排量来说,就足以说明了这个问题。我国还是希望明年要达成的新的协议,还是要坚持公平、"共同但有区别"和各自能力的基本原则,各个国家要根据自己的历史责任、根据自己的发展阶段、根据自己的国情、根据自己的能力,承担与它相符的责任义务。这是我国在气候变化上一个基本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