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办
欧盟碳交易体系经验值得借鉴
来源:中国能源报


  碳排放权交易可以有效配置碳排放权,减少化石燃料的消耗,对减少雾霾与大气污染有重要意义。1952年12月5-9日发生在伦敦的一次严重大气污染事件先后造成多达1.2万人因为空气污染而丧生。当时的伦敦人口是500万,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姚树洁根据2013年12月4-7日中国遭受严重雾霾的人数做了初步预测,中国的雾霾,可能会导致50万人死亡。死亡人数的计算计算方法为,阴霾发生后两年内所造成的死亡率,减去阴霾发生前两年的死亡率,乘总人口。


  欧盟碳交易体系有一系列特点和成功经验值得借鉴:首先,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较为完善,这对将各种低碳资源和信息进行及时整合,运用市场手段规范企业行为是十分有利的。其次,欧盟碳交易体系中期权、期货、调期等一系列金融衍生产品都被国际市场广为接受,该体系推出的多种类期货等碳金融工具也极大地丰富了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第三,建立了合理的碳排放许可制度。公正、合理的碳排放指标分配方式是建立碳交易市场的一个重要的前提。为了履行《议定书》的承诺,应对全球气温升高的挑战,欧盟国家通过立法,制定了本国或区域的排放权指标的分配计划,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目前所运用的碳排放指标分配方式是两阶位的交易方式。同时,还建立了核证减排核证制度,以及合理有效的惩罚和奖励制度。欧盟规定从2005年开始,企业每超额排放1吨要处以40欧元的罚款,2008年,将此罚款额又提高至100欧元/吨,远远高于每吨碳配额的售价。第四,参与交易的产品规划合理。欧盟碳交易体系中产品包括多种温室气体的到期日不同期货合约,产品种类丰富。第五,建立了先进的电子化交易系统。欧盟碳交易体系先进的电子化交易系统可以对碳排放权产品进行电子撮合交易,保证其随时交收,是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立的硬件保障。

  为此,笔者建议:

  首先,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ETS)与欧洲能源交易所的体制较为健全,为欧盟成为低碳联盟发挥了碳金融交易市场配置碳排放权资源的基础性作用,所以建议中国应该尽快建立中国统一的碳排放交易所,北京等省市在建立地区性的环境交易所基础上增加碳排放权及其衍生产品的品种,增强碳排放权及其衍生产品的流动性,为中国从“高碳”向“低碳”转型奠定制度与碳排放权交易的市场基础。国务院联合北京等省市政府部门应为每一个企事业单位发放碳排放权配额,企事业单位可以通过环境交易所来实现碳排放权盈余与短缺的买卖。

  第二,通过对欧洲能源交易所(EEX)及洲际交易所(ICE)网站上发布的交易数据研究发现碳排放权市场的有效性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所以建议北京等省市环境交易所要大胆地借鉴,增加碳排放权及其衍生产品的品种,使其更好地发挥碳金融交易市场配置碳排放权资源的基础性作用。

  第三,根据笔者对清洁发展机制(CDM)的研究,建议:

  北京市政府及在京中央单位与驻京单位严格控制“个人公车”与“私家车”数量,增加“高质量公共汽车”的数量,特别是在增加北京的新能源公共汽车上下力气,对耗油、高排放污染气体对市民身心健康有危害的破旧“公共汽车”等车辆高价收购报废。

  首都北京是应当是首善之都,所以建议先在首都北京试点如下内容:北京市政府及在京中央单位(包括中共中央与国务院等)与驻京单位的省部级以上公务员(包括省部级、国务院总理与中共中央主席在内)在时间与身体能够承受的情况下尽量乘坐“公共汽车”与“出租车”,减少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与固体悬浮颗粒的排放。要知道,固体悬浮颗粒将产生雾霾,影响整个城市与国民的身体健康。例如,在英国每年死于空气污染的人要比交通事故遇难者多10倍。

  省部级以上公务员先带头,可以起到领头羊的作用(行为金融的理论证明是有效的),形成一种社会风气与习惯,建议把乘坐“公共汽车”与“出租车”等公共交通工具的天数或者购买自愿减排数量作为公务员承担社会责任的指标之一。试点顺序建议为:为先首都北京,然后全国大中城市,最后乡镇;先省部级以上公务员,然后其他级别的公务员,最后为普通公民。

  中国大城市的雾霾与交通拥堵对百姓的身心影响都很大,建议将来中国具有5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一方面不再发放传统能源作为动力的车号;另一方面利用财政资金高价回收车号;还要通过停车费、燃油税、环境税、交通拥堵税等方法大大提高私家车的使用成本。通过若干年的价格机制与政府管理制度的改革,基本实现“全民使用公共交通”。

  建议将首都迁到远郊县或者其它省的小城市,一方面可以减少北京的温室气体的排放,一方面可以减少北京的交通拥堵,还可以发展其它省的小城市,减少区域发展不平衡,起到一石三鸟的作用,比如,美国的首都不在具有2000万左右人口的纽约,而在只有500万左右人口的华盛顿特区。

  建议省府从具有一百万左右人口以上的城市迁出到远郊县或者其它的小城市。一方面可以减少省府的温室气体的排放,一方面可以减少省府的交通拥堵,还可以发展其它省的小城市,减少区域发展不平衡,起到一石三鸟的作用。例如:美国加州的州府不在加州的商业中心洛杉矶,而在美国加州中部的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也是萨克拉门托县的县府所在地,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只有50万左右的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