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办
2010年坎昆世界气候大会

  坎昆世界气候大会全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6次缔约方会议,定于2010年11月29日至12月10日在墨西哥海滨城市坎昆举行。

  COP16/CMP6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6次缔约方会议。“缔约方”指所有签署和批准以上两个国际条约,保证关注和履行国际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目前已有194个国家签署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84个国家签署了《京都议定书》。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七条,缔约方会议最高权力机构可以采用必要的决定来推广它的影响力。COP是数个缔约国签署的国际条约的英文首字母缩写。

  然而,由于与国际工作的关联,COP与气候变化联系上了。这个会议在每年的11月至12月召开。去年,气候大会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然而值得强调的是,这个会议是由大会秘书处组织的符合联合国设立的大会标准的会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会议由两个类型的参与者构成,分别是缔约国和观察员。

  观察员被分为国际政府组织和国际非政府组织(第7条第6款),要参加大会,他们必须向大会秘书处注册并获得授权。只有已注册的组织的代表会被允许以观察员的身份协助参加大会中不同主体间的会议。

  COP16/CMP6在墨西哥坎昆的Moon Palace Hotel和Cancunmesse国际会展中心举行。


相关评论


前景不明具悬念


中新社北京10月28日电

题:坎昆气候变化大会进入倒计时 前景不明极具悬念

  中新社记者 李洋

新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还有一个月就要在墨西哥名城坎昆召开。这次受到外界广泛关注的大会前景不明,极具悬念。


悬念之一:大会能否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


  本届大会是否能就气候变化议题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无疑是最大焦点。

  去年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形成了一份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哥本哈根协议》。协议中阐述了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等问题,但在二氧化碳减排的具体指标上,各方分歧仍存,没有达成共识。

  本月初,在坎昆气候大会举行前的今年最后一轮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在中国天津举行,会议在资金等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为坎昆会议的举行营造了良好的谈判氛围。

  但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矛盾仍然没有根本解决,双方在减排指标等关键问题上分歧依旧。

  对此,坎昆大会的主办国墨西哥态度谨慎。大会候任主席、墨西哥外长埃斯皮诺萨19日直言不讳地说,若在坎昆达成像京都议定书那样的协议,“时机尚不成熟”。

  墨西哥驻华公使米兰达(Alfredo Miranda)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坎昆的友好环境和宜人景色都将有助于气候大会的进行,墨西哥对此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也未对会议前景进行评论。

  墨西哥目前正在向外界积极宣传推广坎昆大会。上周,上海世博会墨西哥馆还专门举行了一系列活动。墨西哥自然资源及环境部气候变化政策总干事玛塔(Juan Mata)对记者表示,墨西哥的首要任务是在大会过程中“恢复自信”。

  各个阵营最近都在加紧协调立场。“基础四国”等方面在天津谈判本月9日结束后就举行了会议。美国气候变化特使托德·斯特恩22日访华,与中方举行了会谈。这些会谈无疑有助于缩小分歧。但是否最终能达成协议,还有待于在坎昆大会上破解。


悬念之二:是否有众多国际政要与会


  丹麦去年将气候大会升格为气候峰会,有关国家领导人纷纷与会。今年的会议是否能再次迎来多国政要,已成为各国记者热议的话题。《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发言人约翰·海(John Hay)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本周,全世界已有1300多名记者报名采访坎昆大会,其中600多人仍需等待联合国方面的批准确认。

约翰·海说,大会的筹备工作目前进展顺利,不存在任何问题。至于领导人与会方面,他则表示,这个问题仍需墨西哥政府来决定,联合国方面不会出面干涉。

  据记者了解,墨西哥方面目前仍无打算邀请国际政要与会。这主要是出于接待能力与会议进程的考虑,吸取哥本哈根的经验和教训。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也已明确表态不会出席会议。巴西总统卢拉26日认为,不会有太多国际政要前往坎昆,但他确认,届时巴西领导人将与会。

  有分析指出,究竟有多少国际政要参与此次会议,答案必须等到会议举行前的最后一刻,甚至是要到会议举行时才能真正水落石出。


前联合国特使不看好坎昆气候会议


  路透首尔10月12日电(记者 Ju-min Park)---前联合国环境问题特使韩升洙表示,他估计下个月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气候会议不会在拟定新的气候协议方面取得任何重大进展,因为各方意见分歧依然严重。

  韩升洙接受路透采访时说:“说实话,我不对坎昆会议抱有多大期望,因为大家的意见太不统一,主要碳排放国之间也没有达成共识。”此次采访是路透全球气候和替代能源精英汇的一部分。

  “你们可能知道,在天津举行的气候会议让前景变得黯淡,”他说。

  上周在天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会议上,中美这两个碳排放大国发生争执。与会各方在筹款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未能消除人们对气候谈判可能陷入僵局的担忧。

  去年12月在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也以失望告终,未能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新协议来取代或扩展将于2012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


首脑缺席


  大多数国家的领导人缺席本次气候大会,只有约20个国家的国家元首参加这次大会,多数来自拉丁美洲与加勒比海国家,其中包括巴西、玻利维亚、危地马拉、智利、挪威与肯尼亚等国家领导人。

  对于这次会议的规模降低的情况,气候变化问题专家王瑞彬认为,大多数国家的元首记者不会参加坎昆气候峰会,也是吸取了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教训。当时,各国元首最后参与了最后的“讨价还价”,但取得的成效一般,由于各国元首介入所磋商的议题,往往涉及到各国的根本利益,各国根本无法在根本利益上作出让步。


僵局依旧


  从坎昆现场的情况来看,由于核心僵局涉及各国根本利益,会议一时还无法立即取得突破。

  从目前看,以下四大僵局短期内都难以突破:

  一、减排目标难以达成共识,各方都采取了减排承诺的低预期,发达国家提出的2020年中期减排目标与发展中国家普遍要求的减排40%的目标相距甚远。

  二、责任区分上,发达国家依然在“四处游离”,试图再次偏离“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使原本的双轨谈判进程缺乏互信基础。

  三、长期资金援助依旧是“一纸空文”。按《哥本哈根协定》,发达国家要在2012年前每年筹措1000亿美元的资金承诺,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四、美方减排意愿与承诺难有“定心丸”。对各方来说,美国根本无法作出任何有效承诺,尤其是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失利之后,参众两院反对全球变暖观点势力上升,奥巴马极力推动的《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获得通过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菲格雷斯表示,坎昆会议有可能达成某项协议,这也是坎昆将取得的“具体成果”,其中可能包括帮助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技术转让、森林保护,以及建立一个新的基金为应对气候变化提供长期资金支持等内容。


幕后因素


  气候变化问题专家王瑞彬表示,僵局之所以难以突破,是由以下三大现实背景决定的:

  一、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留有“后遗症”。他表示,《哥本哈根协议》内容仅有十二段。并未明确发达国家到2020年的中期减排目标和到2050年的长期减排目标。对于发展中国家最为关心的资金支持和技术转移问题,协议的规定十分模糊,只有欧盟和日本提出具体将要提供的资金数目。哥本哈根会议毫无疑问是有积极作用的,但从协议内容来看,哥本哈根会议又是让人失望的。

  二、经过哥本哈根会议的“亮剑”,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互信基础遭到削弱,成为制约和阻碍谈判的负面因素。采取务实态度,由简到难,在资金、森林、技术转让、适应机制等各方共识较集中的问题领域,率先取得突破是推进天津及坎昆会议获实质性成果的理性选择。

  三、由于全球经济复苏依然缓慢,主要谈判者都不愿在应对气候变化上作出更高承诺,都使得气候谈判进展缓慢,并将被一再延后。比如,在谈判中的焦点之一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援助问题,由于全球复苏乏力,发达国家的态度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国际观察


  目前最引人关注的两件国际大事,一是朝韩开炮,二为坎昆气候大会。在这两件看似不相干的事情里,闪动着同一个主角的身影,那就是美国。而且,在某种层面上来说,美国在其中扮演着相似的从鹬蚌相争中获利的“渔翁”角色。

  其实在气候议题上,美国的态度一直十分消极,全然不见在其他国际事务上的“大国风采”。美国的立场在1995年“京都会议”上可见一斑:先是在减排问题上绝不退让、只肯维持“现有规模”;再提出一些无理要求且在大会一再让步的前提下,美国终签署《京都议定书》;但在2001年,又迫不及待地退出该协议。此后无论在巴厘岛会议还是哥本哈根会议等一系列重要的气候谈判会议上,美国都是发达国家逃避自身责任的强硬代表 。

  可以说,美国在“气候谈判”问题上起到了非常不好的示范作用。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不但拖延和逃避议定的在经济上支援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问题的条款,而且还不断“倒打一耙”要求发展中国家担负起更多的减排责任。因为有强势的美国为之“出头”,不少发达国家在应对气候问题时也习惯“撂挑子”。

  但气候问题不会因为这些国家“将脑袋埋进沙子”而减缓。根据有关统计,全球气温在整个20世纪已上升0.7摄氏度,若气候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的势头没有改变,到2050年时全球将有近900万人要生活在洪水来袭的危险处境中。而《哥本哈根协议》提出的力争将地球升温的幅度控制在“危险系数”2摄氏度以内也很难实现。

  美国等发达国家对气候问题的“漫不经心”当然有其底气,那就是雄厚的经济实力。你以为气候灾难到来时所有人的命运是一样的吗?不一定。发达国家有更高的技术、更完善的设备来保障本国国民的安全。即便是气候导致农作物歉收,他们也有更多的储备和更好的购买力来“抢”粮食,也有能力应对因气候变暖而可能需进行的大规模迁徙。

  也就是说,在高速发展的工业化过程中,美国等发达国家排放的大量二氧化碳已令地球变暖并引起一系列问题,但在需要负担责任之时,他们却以消极的姿态表明:既往不咎,责任平等,发展中国家应该挑大梁。

  更值得思考的是,美国正在借气候问题大力推销其自身掌握核心技术的一些新能源。而此前的“用玉米炼汽油”已被证实成本高昂,而且大规模采用农作物炼油一度导致全球农产品价格高企。美国如此做,无非是想一边转移视线,一边牟取利益。

  毋庸置疑,在跨越了一些难以跨越的障碍之后,错综复杂的气候谈判已取得了一些成绩,此后也会逐渐向前进。但在近阶段,难以产生实质性进展。因此,我们不必对坎昆会议期望过高。


中国态度与行动


  “中国希望在坎昆至少把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确定下来,但按照目前的谈判进程看,甚至连这个都很困难.”,昨天,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与国内外NGO代表见面,沟通谈判进程,表达了中国的谈判立场。这也是中国高级别官员第一次在气候大会上与国内外NGO沟通,他说,“但是不管谈判结果怎么样,中国自主减排适应气候变化不会变”。

  坎昆气候谈判进入到最后一天,在月亮宫的一两间小型会议室里,高级别的部长会谈接连不断,全是闭门谈判。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和中外N G O的见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在天津会议上,解振华就曾与中国N G O见面。

  昨天参加解振华见面会的国际N G O包括第三世界网络、气候行动网络、地球之友、绿色和平等,提问大多集中于中国政府在气候谈判中的立场,和中国政府期望发挥的作用。解振华重申了中国政府的立场,也透露了目前谈判的进程。

  见面会里解振华作为此次中国参与谈判级别最高的官员,也向在场媒体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

  一是,中国会通过南南合作向最脆弱国家提供气候援助。解振华说,他最近为了了解非洲国家的需求,去了埃塞俄比亚和非盟,看到了气候变化给非洲荒漠化带来的影响。

  二是,在透明度的问题上,因为有的国家还对发展中国家的透明度有意见,解振华说,中国同意对自主减排接受国际磋商与分析,并且在目标、行动和原则上都作出规定,也希望在坎昆至少把原则定下来,就是进步。

  三是,关于京都议定书,气候变化谈判进程是否前进,中国认为,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能不能继续是一个重要标志。所以,中国希望在坎昆把京都议定书延续第二承诺期定下来,但解振华说,“这一点要看来非常困难”。

  四是,不管谈判进展如何,中国自己要在国内采取行动,完成碳强度减排40%-45%的目标。解振华举了两组数字作为对比,“十五”期间,中国用年均10.4%的能源增长,支持了年均9.8%的GDP增长;而在“十一五”期间,中国用6.8%的年均能源增长,支持了10.2%的GDP增长。这说明,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在增长,能源效率也在提高。